第513章 番外:凌国公府
作者:爱偷懒的喵喵   逃荒小农女,大鱼大肉喂饱全家最新章节     
    “你们听说了吗?大少爷回来了!”凌国公府的一处角落里,几个丫鬟围在一起,小声地嘀咕着。
    “大少爷不是在国子监上学吗?现在已经下学了吗?”
    其中一个丫鬟,一脸疑惑的开口。
    而开口说话的那个丫鬟,则是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眼。
    “不是凌恒少爷,是另外一个。”
    “另外一个?”
    这凌国公府除了凌恒少爷外,还有另外一个少爷?
    不少丫鬟眼里露出疑惑,有些人不是凌国公府的家生子,对凌国公府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
    只在这凌国公府见过一个少爷,那就是凌恒。
    现在听到这话,一些丫鬟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这凌国公府,还有另外一位少爷?
    “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那位少爷?”
    一个丫鬟突然开口,却被她身后的那个小丫头捂住了嘴巴。
    “闭嘴,你不要命了,这件事情可不要当着国公跟夫人的面说,不然仔细你这条命!”
    大公子那件事情,在国公府可是件密事,尤其是在夫人面前,更是提都不能提。
    “为什么……”
    “因为……”说着这话,那丫鬟还四周扫视了一圈,生怕被旁人听到。
    “因为凌虚公子是国公的前任夫人所生,现任夫人是他的继母。”
    听到这话,不少小丫头面露震惊,刚想再说些什么,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一道身影,连忙闭上了嘴巴。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来人是一个中年嬷嬷,只不过他的表情说不上好,甚至带着一丝刻薄。
    看到她们一群人围在这里,脸色越发难看。
    “一个个的,活儿都干完了是吧?待在这里都在给我偷懒!”
    只见,那个中年嬷嬷双手叉腰,一脸不善地看着面前的这群人。
    “主子的事情你们也敢议论,都活得不耐烦了是吧?既然这样都赶紧给我滚去打扫院子!”
    听到她的话,那群小丫头纷纷乱了心神,忙不迭地拿起手里的东西,赶紧离开了原地。
    他们离开之后,那中年嬷嬷面色微微一变,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等到她再出现的时候,面前多了一个中年妇人。
    “夫人。”
    被他称作夫人的那个中年妇人,缓缓转头,露出了一张雍容华贵的脸,只不过,那双眉眼之间带着一丝尖酸刻薄。
    让她原本有些雍容华贵的脸,此刻显得有些奸诈。
    “那个小贱种回来了,他竟然还活着?”
    说着,中年妇人手中紧紧攥住面前的茶杯。
    ‘砰——’
    面前的茶杯被她扔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声响。
    中年嬷嬷面不改色地,看着面前的状况,十分淡定的上前一步。
    “夫人,您又何必担心呢?那小贱种就算是回来了,如今的世子之位已经敲定了恒少爷,就算他回来了,又能够怎么样呢?”
    “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就算是国公,也无法改变。”
    更何况,国公知道那位回来,恐怕心情也不太美妙吧?
    毕竟,当初是国公自己将他赶走的。
    如今他回来,也算是变相地在打国公的脸。
    所以,如今夫人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希望如此吧。”
    要是他不识好歹,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再次让他消失了。
    与此同时
    凌国公府的大厅里,凌国公看着面前的黑衣少年,面色说不上好,也说不上难看,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而凌虚更是将他当做空气。
    这次他回来是为了取回自己的东西。
    郡主说得对,他的东西,怎么能平白无故地便宜了别人呢?
    “既然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凌国公目光沉沉地落在凌虚身上,眼底带着一抹不喜。
    “回来,自然是为了取回我的东西。”
    凌虚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凌国公,那表情,并不像是在看亲生父亲,反倒像是看一个陌生的仇人。
    凌国公也注意到了他的态度“这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吗?这么多年的教养,全都抛在脑后了?”
    “教养?”
    凌虚冷笑一声,“凌国公可从未教过我教养为何。”
    “更何况,我不记得我有父亲。”
    “孽障!”
    凌国公听到他的话后,面色一变。
    这孽障是在诅咒他死吗?
    不过,想起他的话,凌国公又回过了神。
    “取回你的东西,这个家里有你什么东西?”
    “当初你离开的时候,可是说过,这家里没有你的任何东西!”
    “怎么?如今又反悔了?”
    凌虚看了他一眼,呵,这就是他所谓的血缘至亲。
    “我来取回邬先生的东西。”
    听到他的话,凌国公面色骤变。
    下意识地开口反驳“什么邬先生?这里没有那什么邬先生的东西!”
    凌虚的目光落在面前,这个急于解释的所谓的‘父亲’身上。
    若非心虚,他又怎么可能如此着急解释呢?
    “是吗?”
    凌虚看了他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嘲讽。
    “凌国公,既然我今日来这儿,自然已经做足了准备。”
    “邬先生的东西,你应该比其他人更加清楚,若是我将此事上报陛下,到时候,凌国公一脉的名声,可就要毁在你手里了。”
    “你!你这个逆子!”
    “凌国公府也是你的家,当初你祖父带你离开的时候,我就应该将你掐死!”
    “呵!当初凌国公不也正是那么做的吗?”
    若非祖父当初强行带他离开,恐怕他早就死在凌国公的手里了。
    现在这般说,凌国公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不管如何,今日,邬先生的东西,我一定要带走,凌国公不想给也得给!”
    “我若是不给,你又能奈我何?”
    凌国公面色十分难看的看着他。
    “别忘了,我是父,你是子,你生来就应该听从我的话,而不是反驳我。”
    “是吗?”
    凌虚抬手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午夜梦回之间,凌国公难道不会做噩梦吗?”
    “邬家的东西,你不是最瞧不上吗?如今却还用得这般肆意潇洒?”
    听到他这话,凌国公也猛地回过了神。
    “你……你知道?”
    说完这话,他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猛地转头。
    “你就是那个邬先生?”
    他的语气十分肯定,目光一动不动地落在他身上。
    “我是不是那个邬先生很重要吗?重要的是那些东西本就不属于你们。”
    “哦,对了,凌国公,忘了告诉您一句,这件事情太子殿下跟郡主也知道,若是您不愿意,我倒不介意同太子殿下跟郡主诉冤一番,想必他们对这件事情应该也很感兴趣。”
    “邬家全部的家产,能抵得上大半国库,相信若是将这些家产上交,陛下也会愿意为我诉冤。”
    “你……”
    凌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凌国公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他却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对了,凌国公也别想着杀人灭口,祖父临走之时,曾留下遗言,凌国公府的世子之位,应该是谁的,想必凌国公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凌国公确实知道他父亲的遗言,但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父亲已经离世,他立谁为世子,都是他说了算。
    他没想到,现在凌虚竟然将这一点挑明了开来。
    但他却无从反驳,甚至他都拿出了太子殿下跟福慧郡主的名号,更让他无从下手。
    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此外,当初我娘的死,可跟凌国公的那位夫人脱不了干系,希望凌国公能尽快将人交出来。”
    “你这个逆子,休得胡说八道!当初你娘分明是病死的!”
    “当初我娘掌握了邬家所有的家财,我娘一旦出事,那些家财能够落在谁的手里,想必凌国公十分清楚,就不用我一一再说了吧?”
    “而且,凌国公以为,我既然敢说出这些话,难道是没有证据吗?”
    他敢说出来,自然是早就找到了证据。
    所以,这次才会义无反顾的再次返回陵凌国公府,就是为了给他。还有他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你个小贱种,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接着。就看到一个中年妇人急匆匆地往这边走来。
    听到他的话后大惊失色,身上的衣服都有些凌乱。
    等走到凌虚面前之后,她那张尖酸刻薄的嘴脸,看起来越发的膈应人。
    “你个小贱种,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娘分明就是病死的,怎么可能跟我有关系?”
    凌国公看到她的身影后。面露不喜。但很快,就将那丝不喜藏在了眼底。
    “郭夫人难道不知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如今的凌虚,可不再害怕她。
    手里的证据早已表明,这位郭夫人,就是当初害他娘病重的罪魁祸首。
    “病死的?郭夫人还真是死不悔改,不过也无妨,此事我已报官,这件事情的真假自由官府来定夺。”
    “什么?”
    听到凌虚的话,凌国公面色骤变,报官?
    这件事本就是他们的家事,若是报官,岂不是家丑外扬?
    “你竟然敢!”
    凌虚没有理会他,目光则是落在了大厅之外。
    此刻,一群人从外面走来,为首之人穿着官袍,凌国公对他并不陌生。
    此人正是大理寺铁面无私的活阎王——徐阳。
    徐阳此人,年纪虽小,却能做到大理寺卿一职,由此可见,陛下对其的看重。
    “凌国公。”
    徐阳走过来,对着凌国公行了一礼。
    凌国公面色变了几遍,最终还是对着徐阳行了一礼。
    “徐大人。”
    “我等接到报案,前来查探,还请凌国公行个方便。”
    “徐大人,这…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您看……”
    “凌国公。”
    徐阳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凌国公。
    并不畏惧强权,更何况,如今的凌国公府早已没落,不足为惧。
    此事背后,更有太子殿下跟郡主撑腰。
    凌虚更以邬家掌权人之名,将邬家三分之一的家产捐献国库,此事也受到了陛下的重视。
    凌国公再怎么阻拦,也无济于事。
    “还请凌国公见谅,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此事已经传到了陛下耳中,若凌国公想要解决,不妨去陛下面前走一遭。”
    说完这话,徐阳目光一转,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郭夫人身上。
    “郭氏,你与一起谋害案产生牵扯,跟我们走一趟吧。”
    “国公……”
    郭夫人面色一变,下意识地转头朝着凌国公求救。
    可凌国公现在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等他们走后,他才一脸怒气地看向对面的凌虚。
    “此事是不是你?”
    “你到底做了什么?”
    凌虚冷笑一声“我并没有做什么,只不过,以邬家家主之名,捐献了邬家三分之一的家财给国库罢了。”
    “你!”
    凌国公面色骤变,甩袖离去。
    凌虚却呼出了口气,终于,他的仇还有母亲的仇,终于都能报了。
    当初他在路上能遭遇那么多的追杀,全都拜郭夫人所赐,还有他母亲,若非郭夫人暗中下毒,他母亲怎么可能会重病缠身?
    至于凌国公,知情不报,甚至事后还娶了郭夫人,其心可诛。
    不过,当初他答应过祖父,不管怎么样,都要留凌国公一命。
    也仅仅只能留他一命。
    至于剩下的,全看他自己。
    大理寺的动作很快,即便如此,也耗费了他们十几天的时间。
    毕竟事情过去久远,即便凌虚现在拿出来的证据确实都指向郭夫人,但他们还需要取证。
    但幸亏,他最终还是成功了。
    凌国公被贬,郭夫人因为谋害罪,也被下狱,至于凌恒,年纪尚小,但却被郭夫人给养得十分刁蛮任性,十足十的纨绔。
    现在失去了郭夫人跟凌国公的庇佑,只能算是个空壳子,他说的话在没有任何的信服力。
    如今的凌国公府,只有凌虚一个主人。
    应青辞差人给他带了信件,如见他大仇得报,又恢复了自己的身份,他的卖身契,应青辞也还给了他。
    不过,凌虚并没有准备在凌国公府长待。
    他答应过小姐,要做好她的侍卫。
    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他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至于世子之位,并非在京都之中才能做世子。
    他并没有忘记对祖父的承诺,凌家,他不会放弃,会让凌家的光芒重新散发的。
    〔全文完〕